您的位置:凤城旅游网 > 凤城美食 > 内容

城市记忆传承 或可凸显美食特色_贵州省旅游地图

时间:2019-06-10 18:40:32    编辑:凤游人

顺德仍存留的古建筑,如何保育和活化成为文化人士关心的问题。

论坛上,多位本土“活化石”以及文化人士,讲述他们的城市记忆以及对未来的希冀。

论坛嘉宾:

梁国锋 顺德区委宣传部副部长

胡健玲 大良街道国土城建和水利局副局长

李良晖 顺德书协主席、市政协委员

伍海成 顺德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、顺德市书法家协会常务理事

小錿《凤城记忆》画展画家代表

陈霖峰 顺德区决咨委委员、顺德建筑设计院院长

主持人:顺德文化名人 胡祖信

南都讯 记忆是城市的灵魂,在城市变迁的过程中,上海到乌镇旅游攻略,一些旧有的建筑与生活方式总是不可避免地消逝在历史长河中,城市记忆如何传承?旧有的建筑如何修缮、保护、利用?在获评“世界美食之都”之后,顺德又该如何利用这一文化品牌去做好文化的传承?25日上午,南都周末论坛“论道顺德”邀请了顺德多位本土“活化石”以及文化传承和保护的相关人士,现身说法讲述他们的城市记忆以及对未来的希冀。本次论坛由南都顺德主办,大良文化中心协办。论坛举行同时,大良主办的《凤城记忆》风情画展也收录了多名本土画家画作进行展出。

如何留存?

作画、立碑、电子化,保护永远在路上

现今的西山庙以前其实是关帝庙、大润发超市的所在地当年还是泥泞一片,而现在成了大妈们跳广场舞的好去处,钟楼公园以前则是整个大良的文化中心— 学宫。

顺德过往的图景,存留在“活化石”的记忆中。来顺工作50多年的伍海成记得,以前大良是个漂亮的小城市,但现在“山好像也少了一些,一些建筑也都没了,有点遗憾”。

一些人用画笔记录了旧时的风貌和场景,成为珍藏的记忆。然而,这样的传承显然不够。伍海成希望通过立碑的形式来标记那些已然逝去的建筑,“比如在大良哪里是北门,哪里是南门,很多年轻人都不知道”。

“竖块碑,花少少钱,就可以办一些实事。”李良晖提到,他曾在杭州的一栋现代化大厦的楼下看到了一块写有“武林门旧址”的石碑。另外,李良晖还提到,曾有人提议要为顺德历史上的人塑像,但最后却都不了了之。

对于上述的建议,胡健玲认为,城市的记忆范畴很大,城市是一个发展的过程,保育和传承也是一个逐步推进的过程,“除了立碑,除了作画,现在也会考虑更多的电子化的方式,通过各个方面去保留或还原。”

“顺德在文化保育和保护工作上确实有好多工作要做,可以说永远在路上。”梁国锋提到,一个城市的记忆,对历史人物,旧有建筑的挖掘和宣传也是一种很好的传承,“比如李小龙,十年前可能还不是很多人知道他与顺德的渊源,现在他和顺德的关系已基本确立,再比如叶问,如果没有后期的几部电影,很多人都不认识”。

如何活化?

规划先行,将旧区融入新城市

除了对依然消失的建筑和记忆做一些补救式的记录和传承外,对现有仍存的古建筑如何活化,也成为嘉宾们关注的焦点。胡祖信认为,一个宜居的城市必然是包容的,也不可避免会有旧区,如何避免因为生活质量下降而导致空心化、老龄化和外来人口化?

在古建活化上,胡祖信举例,去年曾有人大代表提出对锦岩公园进行重新修葺,在保持原有建筑特色的前提下,加入一些商业元素,“就好像成都的锦鲤和宽窄巷子一样,成为城市的名片”。但可能因为项目改造在地铁规控的范围内,修缮工作迟迟未见大的动作。

“一个城市不能总活在历史里面,但也不能让历史脱节,这时候空间对人的思想的形成是一个重要的载体。”陈霖峰介绍,对一些建筑采取大拆大建,缺乏计划和步骤都容易留下遗憾,但城市又无法原封不动地保存,这时候就要对一些街区根据实际情况进行甄别,“锦岩公园的改造也许未能做到像宽窄巷子那样,但我们还是要有多一些的改造,才能让这些旧区融入到新的城市中”。

“大良的旧城区范围不小,要避免空心化问题,需要注意多个问题。”胡健玲称,旧城改造基本采取“优化活化,保护公益”的原则,改善旧城区居住环境,保留更多的城市集体记忆,这些都能让旧区更具备向心力,“锦岩公园的改造,地铁规控这些客观原因都是可以解决的,近期政府也在找相关的部门对这个区域进行重新的布局,澳洲旅游攻略,以更好地保留和传承”。

“城市记忆、文化保育跟城市发展是矛盾统一的,城市旧设施面貌需要改造,但城市发展到一定阶段又需要靠文化保育传承,让城市更具其底蕴、彰显魅力。”梁国峰直言,顺德对于城市记忆的保育是刻不容缓的,哪些是要发展、哪些是要保留的关键是要做到规划先行,在规划基础上去建好这个城市。

如何凸显?

打好美食牌,让顺德更“有味道”

上一篇:清远鸡美食旅游节下周开始_斯洛文尼亚旅游

下一篇:当番禺味道遇上凤城大厨_去丽江旅游要多少钱

热门旅游文章

推荐旅游文章